新闻中心 视频 厅局 图片站 掌媒 桂刊
网眼观察 专题 时评 通讯员 东盟 文化
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教育 3C 财经 旅游 时尚
红豆相亲 汽 车 房产 健康 保险 体育 美食 游戏
南宁 柳州 崇左 防城港 宁铁
玉林 百色 北海 北部湾
掌上广西 掌上红豆 广西新闻发布 网站建设 天气 青少网 数字报刊 梧州红豆网 桂林红豆网 贺州红豆网 钦州红豆网 千城联播
您当前的位置:广西新闻网 > 广西频道 > 百色频道 > 焦点时评 > 正文

“农民工柜族”不能陷入“媒治依赖症”

近日,中新网以“探访北京‘柜族’生活:夏天像蒸笼 洗澡最麻烦”为题,报道了北京朝阳区金台路附近一些工人在集装箱式简易房内的生活。目前,这些“柜子”已经被街道和城管部门责令拆除。

著名文化学者梁鸿所著的《出梁庄记》,让读者见识了农民工居住条件的简陋与恶劣;从梁庄进入不同城市打拼的农民工,大多数只要找到一个容身之所就已经满足。那些在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居住条件,是农民工既无奈又主动的选择——在经济收入有限的情况下,尽量压缩生活开支,能省一点是一点, 成为农民工的一种生存理性。

“柜族”在狭小逼仄的柜子里,承受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。然而,每天6元钱的低廉成本,却让“柜子”受到不少农民工青睐——与住旅馆相比,“柜子”无疑是一个廉价的住所;与涵洞、井底、桥下相比,“柜子”虽然简陋,却能满足农民工最基本的住宿需要。

笔者有多位亲属是农民工,和他们聊起住宿这一话题时,“主要靠运气”成为最常见的回答。用工方能够提供什么住宿条件,农民工就住什么条件;运气好的话,房间宽敞整洁,还能有空调;运气不好的话,和“柜族”的境遇差不多。对生活质量没有太高要求的农民工,对居住条件有着超乎想象的包容度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组织的一项调研显示,农民工工作和生活的整体环境较差,业余文化生活比较单调。换言之,“柜族”只不过是农民工居住条件的一个缩影;与一般农民工相比,“柜族”可能收入更低、家庭经济压力更大,不得不以一种自我牺牲、自我矮化的方式对待自己。

这些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,以对家庭的爱与责任,来应对生活的悲苦、命运的艰辛。在别人看来“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”,却成为他们长期安身立命的所在,并没有觉得有多苦、多累。只有让农民工在劳动力市场中有更好的机会和待遇,他们改善居住条件的意愿才会更强烈一些。

伴随着“柜族”浮出水面,农民工另类的生活图景得以呈现在公众面前。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说,“柜族”存在安全风险,需要进行拆除。媒体的曝光,非但没有从根本上改善 “柜族”的居住条件,反而陷入了“帮倒忙”的尬尴之中,引发了一些人的质疑。

记者和媒体的能力是有限的,不能陷入“媒治依赖症”,指望他们背负不应该承担的责任。面对“柜族”,一拆了之、一禁了之、一赶了之,难免会给人以“懒政”的嫌疑。如何对 “柜族”进行安置,如何将他们纳入社会保障网络,如何改善农民工的居住环境,不仅见证着城市的良知与温度,也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和水平。

相关文章